业绩巨亏14亿元 众信旅游全额计提商誉损失_002415,太安堂,

《业绩巨亏14亿元 众信旅游全额计提商誉损失_002415,太安堂,》
002415,太安堂,亿元,商誉

  民营旅游巨头众信旅游集团股份有限公司(002707.SZ,以下简称“众信旅游”)近日发布业绩快报,2020年实现营业收入16.13亿元,预亏14.12亿元。

  “刨除商誉计提、投资损失和坏账准备后,实际全年亏损额与前三季度报告没有太大差异。”众信旅游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不过,记者翻阅众信旅游公告发现,在即将计提的大额坏账准备中,或牵涉此前被广泛质疑利益输送的北京众信优游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众信优游”)70%股权转让事项。众信优游以1960万元向关联方出让70%股份前一个月,以1.624亿元受让了众信旅游4家公司股权,然而,这笔股权转让款长期拖欠。

  业绩巨亏14.12亿元

  2020年10月份,众信旅游三季报预计2020年前三季度亏损2.8亿~3.3亿元。

  而最新发布的业绩快报显示,众信旅游2020年实现营业总收入16.13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87.27%;实现营业利润、利润总额、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7.918亿元、-17.747亿元、-14.12亿元,较上年同期分别下降1621.85%、1629.03%和2158.19%。

  众信旅游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2020年产生的巨额亏损中有商誉减值、坏账准备和投资损失,实际经营亏损大致是可以推算出来的,与前三季度报告没有太大差异,数据以最终正式的年报为准。

  2020年净利润预计亏损的14.12亿中,约7.2亿元来自于计提商誉减值损失,7.2亿商誉是否全部减值尚未确定,商誉形成全部是受疫情影响严重的旅游投资,符合减值条件,也得到了监管层面的理解。坏账方面,按照公司的会计准则,超过一年没有收回的资金就要计提,实际上公司的应收款都是对下游旅行社的,受疫情影响有相当的金额超过一年账期,但最终未必收不回来,待行业回暖之后,后续很多可能会收回。

  投资损失也是因为疫情的原因,众信旅游参股的公司大部分在旅游行业,受影响比较严重,谨慎起见把这些投资损失也都予以确认。

  此外,据业绩快报,自疫情发生以来,众信旅游的部分客户未能按约定向公司支付业务款项,部分供应商也未能及时退还公司预付款项或押金等,根据公司会计政策,以及结合公司所处行业状况、客户经营情况等判断,经公司初步测算将会计提信用减值损失约1亿元。

  全额计提的约7.2亿元商誉,绝大部分产生于众信旅游2014年上市后不断进行的外延式并购,已经通过直接和间接方式获得近30家相关企业的控制权,商誉也由上市初期的287.42万元增至2018年末的最高点8.069亿元。2019年计提部分商誉减值后,至2019年末商誉约7.23亿元。

  2014年众信旅游收购了杭州众信、上海巨龙、乾坤运通;2015年新增商誉账面值6.446亿元,其中收购竹园国旅70%股权产生商誉4.91亿元、收购北京开元产生0.525亿元商誉、收购法国安赛尔产生97.36万元商誉等;2016年新增商誉账面值0.588亿元,收购上海新魅力产生4695.68万元商誉、杭州四达289.6万元;2017年新增商誉2.006亿元,主要是收购上海悠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产生1.455亿元商誉、收购Activo Travel GmbH公司产生0.465亿元商誉;2018年增加商誉547.22万元;2019年增加0.489亿元商誉,收购UniqueInternational Limited、河南众信优游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甘肃众信优游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福建众信优游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

  股权转让款仍被拖欠

  记者翻阅众信旅游公告发现,众信优游在2019年以1.624亿元的对价,受让众信旅游旗下3家公司100%股权和1家公司51%股权,随后又以1960万元价格将众信优游70%的股权向4家关联方出让。

  值得一提的是,众信旅游转让4家公司的股权转让价款1.624亿元,截至2020年4月众信优游尚未支付,且彼时暂无支付计划。

  公开资料显示,众信优游2019年度经审计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 8.48亿元、-2202.9万元。

  众信旅游于 2019年 11~12 月期间分别与众信优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将所持有的北京众信悠哉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云南众信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上海悠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转让给众信优游,众信旅游子公司上海众信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与众信优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将所持有的南通众信和平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51%股权转让给众信优游,上述股权转让已于 2019 年 12 月 31 日前办理完成工商变更手续。

  后在深圳交易所追问下,众信旅游表示计划在一年内以增资的方式引入战略投资者,并计划在引入战略投资者的同时通过支付转让价款或债转股的方式一并解决上述股权转让价款问题。

  众信旅游在回复本报记者众信优游是否已经将股权转让款支付给上市公司时,则称子公司与母公司之间有欠款很正常。

  按照众信旅游目前的会计政策,欠款期限超过一年后就要全额计提坏账准备,上述1.624亿元的股权转让款若未支付,或许也会在2020年度被全额计提坏账。

  众信优游虽仍纳入众信旅游合并财务报表中,但并非众信旅游全资子公司。截至目前,众信旅游仅持有30%众信优游的股份,其余70%股份众信旅游在2020年上半年以1960万元价格出让给4家关联企业。

  2020年1月17日,众信旅游以投资成本2800万元作价,确定众信优游70%的股权转让价格为1960万元,并将其转让给4家关联方的方案,在第四届董事会上全票通过。

  2020年 4 月15日公司 2020 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公司向 4 家关联企业天津众信悠哉一号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悠哉一号”)、天津众信悠哉二号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悠哉二号”)、天津众信优游一号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悠游一号”)、天津众信优游二号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悠游二号”)转让持有的众信优游 70%的股权事项。且已于 2020 年5 月 13 日在北京市朝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办理完成工商变更登记手续。

  上述4个受让方受让的众信优游的股权比例都是17.5%,对应的股权转让价格为490万元。

  天眼查显示,悠哉一号由公司持股5%以上股东、副董事长郭洪斌通过天津众信悠哉未来一号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控制,悠哉二号、悠游一号、悠游二号则全部由众信旅游原总经理曹建通过新设合伙企业间接控制。

  众信优游以1960万元的对价向4家关联方转让股权,曾被外界广泛质疑利益输送。

  对此,众信旅游在此前的公告中表示,转让众信优游股份是为了实现“众信旅游”零售板块在全国的扩张,真正将众信旅游建设成为在全国范围内有影响力的零售品牌,促进零售板块长期发展,引入规模资金并持续投入,调动零售板块业务人员及利益相关方的积极性,激发业务活力,公司决定在保有控制权的情况下转让零售板块业务主体众信优游的股权,并在日后引入战略投资者。

  据公开信息,曹建在2020年6月份转任众信优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同月,数个原众信旅游高管辞职。

  在出境游遭受重创后,众信旅游快速转战国内游、布局新零售。“众信旅游原来从事出境游业务的员工都转做国内游业务,2020年7月份才恢复跨省游,在开始比较晚、经营时间比较短的情况下,众信旅游能够实现几个亿的收入,我们认为是一个值得肯定的成绩。”众信旅游方面称。

      ”众仙卿叫声“谢恩!”猴王却才朝上唱个大喏。新能源、医药和半导体股票这么高估,还能买入吗?。薜萝满目,芳草连天。持仓沙钢股份 汇金科技及明日操作。好像都很迷茫?。金盾股份–公司已有可为无人机公司配套的红外热像产品。”又问道:“你认得老奶奶家么?”又俱应道:“认得。数字化是金融创新的重要驱动力——神州信息董事长郭为谈新基建、新金融、新安全。

     看过这篇文章的人还看过:
点赞